1. 邰立平父亲 — “运动”中的画匠
    2.     邰立平父亲邰怡,生于一九二一年,出生在一个农民世代兼营木版年画的家庭,七岁学艺,十九岁担任小学美术教师,曾先后挖掘古版三种,复制原版四十七种,其家存版六十七套,收藏木版年画古版样二百七十余种。
          东北竞存中学抗日战争期间流亡到南肖里到凤翔县城直接的纸坊镇,当时在全国很有名气,是个红色联络处,邰怡在那里教美术自然参加了地下党,新中国成立后被分到县政府工作,只干了八年,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五八年下放回乡,罪名是“有过右派言论”,跟年画不沾边。
          五二年左右国家搞年画改革,内容全变了,印的不是秦琼敬德,二十战斗英雄、劳动模范。六神变化更大,例如仓神改成大麦包上面写个“丰”字,旁边站着扎白羊肚手巾的男子和围着大帕子的女子,老题材年画全被禁绝,旧版刨成新版,毁了很多。
          五八年邰怡回乡以后开始重新创作年画,此后六年凤翔县就邰怡一家还在做年画。
          那一二十年里,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六四搞面向社教运动,邰怡家是中农,硬是给划成地主;六五年破四旧;六六年便是“文化大革命”,三年之内被抄家十七次,光画版抄走一千多块。凤翔做年画的邰怡家抄的最彻底,因为名气大,天字一号,非抄干净不行。“文革”期间断断续续又被抄家,家底几乎全空了。
          一九七七年底邰怡开始抢救老年画,与村里两位老艺人成立年画研究会,八零年离休回家带着儿子邰立平一心一意做年画。八三年被邀在中国工艺美院办展览,八四年到中央美院办展览和讲座,让北京的圈里人知道了“凤翔还有年画”。
          凤翔年画是邰怡带头恢复的,从七八年平反到去世,六七年时间恢复了四十多个品种的传统年画,又创作了三十个品种。他再翻阅大量史料和考证后以翔实的资料撰写了凤翔木版年画的历史,为凤翔年画的恢复和发展献出了毕生的精力。1996年被陕西省文化厅、省文联、省民协共同追授为“陕西民间美术大师”称号。